大哥“火并”風波

2149人閱讀過
2014-03-06 17:54:32
那年的一次西部之行讓我懂得,旅伴沒有不散的宴席。對那些想自由自在、隨心所欲、隨遇而安的人,沒有什么固定的計劃,也沒有必須完成的任務,見景則喜,遇人則歡,這樣的旅途更適合一個人的孤旅。所謂獨行,并非孤獨,只是代表一種旅行的自由狀態,不受羈絆,無需妥協,而且給你更多的機會結交朋友,因為和路遇的不同旅伴同行,能讓一些“長旅”變成幾段不同狀態的旅程,更加豐富。兩位大哥,隊伍不好帶看到一個關于秋天之旅的自駕車召集帖子,讀著那些令我向往的地名,我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也不顧人家招攬“有自駕經驗男生”的要求,哭著喊著擠進越野吉普的隊伍,開始了我的第一次西部之旅。盡管為了更好地了解彼此,在出發前舉行過兩次見面會,大家也都表示出同心同德的美好愿望,可是一旦上路,各種麻煩和矛盾還是不期而至。因為我們隊伍中有兩個“老大”,一個是名副其實的“老大哥”,年過半百依然性情耿直脾氣火爆,一個是隊伍的召集人“頭驢大哥”,經驗豐富成竹在胸。你想想,一條街上有兩個大哥,那還不熱鬧起來啊!遇到想法不合意見紛爭,還得我們這些做小弟的出來抹稀泥,維護隊伍安定團結。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,我們艱難地同行在川藏線上。盡管路上有太多美麗、壯觀的景色吸引我的目光,牽扯我的心靈,高原的雪山、草場給我震懾,每一個日出日落都令我驚嘆,但時不時爆發的小規模沖突還是令我的西部處
女行蒙上一層陰影。兩位大哥分別坐兩輛吉普,一個是司機,一個是副駕。“頭驢大哥”是個攝影狂人,遇到好的風景必定要停車創作,有時為了等光線耽擱上個把小時是常事。可“火爆大哥”是越野高手,為了此行專門買了一輛豐田4700,“頭驢大哥”的拍照行為搞得“火爆大哥”很不耐煩,一個勁地催促開車,動不動就說“有什么好拍的”一類怪話。而“火爆大哥”常常有好路不走,專走草原、土路,弄得大家擔心不已,“頭驢大哥”認為他這樣是對車隊的不負責任,而且不聽指揮。就這樣,兩位大哥誰也不服誰,言語上時常對撞摩擦,各種冷嘲熱諷、針鋒相對。
?
有一次,“火爆大哥”沒玩好,不慎陷車,害得大家又是挖土,又是推車。這是在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區啊,挖幾鍬土就氣喘吁吁,七個男人輪番上陣,一人挖五鐵锨,然后坐到一邊休息,換第二個上陣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“火爆大哥”的車搞了出來。大家都累得夠嗆,自然沒心情再捕捉黃昏時分那美妙的光線,“頭驢大哥”能沒意見嗎?不滿情緒自然流露出來,“火爆大哥”遭遇陷車已經很窩火,又沒地方發泄,一聽“頭驢大哥”的牢騷,立馬回擊,兩個人你來我往,戰爭一觸即發。幸好此時有另一位被稱為“主席”的大哥碰碰我,悄聲說:趕快勸住他們,只有你是女人,說話管用!一句話提醒了我,我趕緊走過去,以小妹的姿態勸說加耍賴,說你們要是再不開車上路,我可要餓死啦!剛好兩車人都早餓得嗷嗷待哺,有的說此刻見到個飯館就邁不動步,有的說今晚必定要找個可以洗澡的旅館住,七嘴八舌打岔,這才把一場即將發生的火并平息開來。
?
節外生枝,選擇獨行
磕磕絆絆到了拉薩之后風云突變,一車三驢決定退出,這令剩下的五人極其為難,一個人租車吧,費用太高,棄我一人而去吧,又陷其余四個哥們兒于不義!關鍵時刻,幸好有“主席”和“書記”二哥哥加盟共同包車。雖然臨時組隊的“我們仨”體現出空前團結,但在轉山問題上又與鄰車發生分歧,一車人要去圣湖瑪旁雍錯邊小住拍日出,另一車人決心去岡仁波齊轉山完成夙愿,兩車人爭執不休,最后只好分道揚鑣,他們去當他們的湖畔詩人,我們完成我們的“馬年轉神山”壯舉。可是好景不長,待我們終于走過神山圣湖的日出日落,領略過扎達土林和古格王國的壯美神秘,準備一鼓作氣走上新藏線時,“主席”和“書記”突然接到遠方的召喚,誓死要去稻城亞丁。失望之余,我在阿里首府獅泉河鎮上整整徘徊了一天,忽然想明白了:為什么一定要有旅伴?為什么我就不能獨上新藏路?很快談定一輛開往喀什的東風大貨車,我背著塞進幾件換洗衣服和日用品的背包,拿起我的寶貝相機,爬上東風車的駕駛倉。“主席”用他權威的口吻表揚我:又一位獨行女俠誕生了!
?
事實證明所有的擔心都是多余的,一路上我和另外幾個一起搭車的乘客友好相處,大家為了照顧我是個女孩,特地把我安排在后排的“床”上,令我享受了48小時和兩個司機師傅輪流“同床異夢”的高規格待遇。當翻越新藏線的最高點6300米的界山達坂時,我們還一起和雪山合影留念。這就是我心目中獨行的美麗, 隨心所欲的自由, 結識陌生的朋友。我開始充分享受一個人旅行的輕飄感覺,不用仔細規劃時間,無須考慮別人的想法,想走就走,想停就停。在喀什,我偷偷溜進清真寺看穆斯林的葬禮,在老城的小巷里探訪維吾爾人的舊居,獨上帕米爾高原參拜慕峰和喀湖,還好運氣地蹭到新疆電視臺的采訪車,一路將我送回喀什,還和電視臺的兩位編導一起共進晚餐。
?
在旅途上永遠不用害怕孤獨,永遠不用擔心沒有旅伴。走進童話一般的喀納斯時,我遇到了同樣熱愛攝影的兩個伙伴,開始了從喀納斯到禾木、從吐魯番到額濟納旗、從甘南到川西北的秋之旅。我們都是那種沒有嚴格計劃的旅行人,因為留戀禾木迷人的白樺林和悠閑懶散的日子,一拍即合地一住就是三天,騎馬穿行、荒島聽濤、醉臥落葉、夕陽看牧歸,把能想到的浪漫事都做了一遍。真要感謝這些偶遇的旅伴,是他們給獨行的自由之外增添了驚喜和感動,有些人成了很長一段歲月里的朋友,每次去到對方的城市都要聚會喝酒,有些雖然在沒有見面,但那些同行的日子已經留在記憶中揮之不去。其實,旅行并不只是去看風景,還有上路之前的憧憬,身臨其境的感悟,走過以后的回味。你也許會忘記景點
的名字、城市的街道、住過的旅店,但你會記得天空的色彩、躲雨時的狼狽和那些與你同行的人。

“掃一掃”分享
本頁內容給朋友

本文中提及到的景點及旅游產品

      關注駿途微信
      享受一下內容

      • 公告即時接收
      • 互動報名入口
      • 活動早知道
      • 客服即時反饋

      本網站內容版權屬發布人所有并承擔法律責任,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。如內容有涉及法律責任請及時告知駿途旅游,我們會盡快幫您處理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御龙在天貂蝉